醫院建筑室內環境“人性化”設計

2011.2.18
      醫院建筑是一種專業技術含量大,技能要求復雜的建筑類型。不僅設計的難度與深度較大,所牽涉到的領域亦相當的廣泛。大量研究表明,人類疾病的病因不僅是生物學因素,且人們的心理狀態、社會環境因素對疾病的發生、發展、轉歸和愈后的影響都是不可忽視的。確切地說,疾病是人不能有效地應付各種環境刺激的結果。人們開始用“醫療環境”來描繪、評價和設計醫院建筑空間,而環境作為一種特殊的心理治療手段日漸成為人們所關注的焦點。隨著對醫院建筑環境功能價值的重新認識,醫院建筑設計的觀念也在更新。現代醫院的醫療環境是一個廣泛的概念,它不只局限于室外景觀,也注重室內空間的處理方法。我們知道,人有需要衣食住行的自然屬性,還有需要交往、溝通情感、交流信息、自我實現的社會屬性。這一雙面屬性決定了人的因素在環境中的重要性,也決定了人與環境協調的必要性。醫院空間環境不能離開人的行為和社會心理現象而獨立存在。人是環境的主體,環境中有了人,環境就應該或多或少地被考慮注人“人性化”設計,從而使之具有人類的精神。弘揚人性,表現對生命的關懷,激發患者治愈疾病的信念,一切以病人為核心,創造良好的醫院室內環境,滿足病人生理、心理和社會需求,已經成為現代醫院建筑室內環境設計的主題。

一、“人性化”設計之義——三個基點

“人性化”設計是一個較大的課題。應該明確的是,“人性化”不僅是一個具體的技術問題,更體現了一種設計理念。它告訴我們:人如何對待技術,技術體現什么,怎樣去處理技術與人之間的關系。在我們處理人與醫學技術這一對關系的時候,在注意到醫學技術日新月異發展的同時,也要看到人的習俗,觀點和生活模式都是不斷發展變化的。醫院建筑室內環境人性化設計趨向的呈現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但其構建的基點及內涵可歸結為以下三點:

1.“人性化”之于社會醫學技術的發展

20世紀前,醫學技術的進展是相當緩慢的,醫生憑借有限的藥物和在實踐中摸索的經驗,為病人解決力所能及的問題。20世紀后,這種局面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隨著醫學技術的飛速發展而形成的“技術至善論”,導致了新技術對醫生的行為和醫患關系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不斷更新的診療技術使醫生在實驗室花費了更多的時間,而不是在病人床邊聆聽病人的陳述和與病人交談,醫生更加關注軀體問題而忽視病人的情感體驗,簡而言之,現代醫學試圖以技術去消解其他非技術的存在。

我國傳統醫學是人文主導型醫學,十分重視醫療實踐的倫理價值,強調醫療活動以病人而不是以疾病為中心,把病人視為一個整體的人而不是被損傷的機器,在診斷治療過程中貫穿尊重病人,關懷病人的思想,在機械唯物論影響下,近代醫學從交談的藝術變成了沉默的技術。然而,現代醫學似乎也難于體現精神的價值,在提高效率的名義下,病人診斷的時間被壓縮到最少,病人被醫護人員看成僅僅是不同的有“問題”,或等待修理的“生命機器”。這樣,現代醫療越來越引起病人的反感,而呼吁更為人性化的傳統醫學或自然療法。

為此,人們急切地呼喚現代醫學重新定義其目的,注入對病人的人文關懷。20世紀70年代在西方國家出現的病人權利運動、自我保健運動、自然療法運動、整體醫學運動,生命倫理學的誕生和發展,以及70年代后期生物—心理—社會醫學模式的提出,都充分地顯示出醫學已開始出現新的轉向。與此同時,隨著生命科學研究的深入,人們更加清楚地認識到生物機械論的局限性和人的整體有機聯系性。醫學界涌動著回歸人性、回歸社會、回歸人文的思潮,強調醫院建筑設計中應該引入“人性化”、以人為本的設計理念,正如美國設計家普羅斯所說的“人們總以為設計有三維:美學、技術和經濟,然而更重要的是第四維:人性。”

2.“人性化”之于人類內在要求的階梯化

美國行為科學家馬斯洛提出的需要層次論,提示了醫院室內環境設計需要人性化的實質。馬斯洛將人類需要從低到高分成五個層次,即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會需要(歸屬與愛情)、尊敬需要和自我實現需要。馬斯洛認為上述需要的五個層次是逐級上升的,當下一級的需要獲得相對滿足以后,上一級需要才會產生,再要求得到滿足。人類設計由簡單實用發展到除實用之外還蘊含有各種精神文化因素的人性化,正是這種需要層次逐漸上升的反映。

對于醫院建筑設計來說,隨著時間的進展,人們開始認識到,單純無條件地依靠醫療技術來保護和延長生命是有欠缺的,這種脫離病人去治療疾病,將病人視為“肉體物質”或“生命機器“的傾向,已經導致醫療保健的畸形發展。由于醫院建筑內部本身是由各種不同部門組成的復雜空間,而且不同區域里的使用者,對醫院室內環境有著不同的心理需求,醫院建筑室內環境設計中人性化因素的注入,絕不是設計師的“心血來潮”,而是使用者為滿足自身心理上更高的人性關懷需要而對設計提出的內在要求。

3.“人性化”之于設計理性化

20世紀50年代早期,技術的發展,醫學理論的進一步深入,醫療手段的進步和現代主義建筑運動結合在一起,人們對其普遍的評價是:“冷冰冰,不近人情”。然而,隨著環境人文腳步的加速,進入70年代以來,走向自然,走向人性的呼聲此起彼伏。現代醫學技術發展的日新月異,醫學模式由生理醫學向心理學、社會學多元化模式轉化,對心理效應的研究被視為與生物醫學,高科技同等重要,現代醫學對生理治療與精神治療、環境功能與環境和人的關系并重,這也是現代醫院建筑室內環境設計發展方向之一。

既然醫學是與人類生命直接相關的科學,醫學技術是增進健康、減少疾病的藝術,“天人合一”,科學技術與人文精神的滲透與融合應該成為現代醫院建筑室內環境設計的目標。然而,在相當一段時期內醫院建筑室內環境設計面臨的將是科學技術與人文精神之間的不斷沖突,一方面是要滿足自我意識不斷增強、心理需求不斷變化的使用者的要求,一方面是打破過于刻板、冷峻、理性的千篇一律的室內環境設計面孔,其結果必然是選擇變化、突破——由理性化走向感性化,由非人性化走向人性化的設計,可見,新時代醫院建筑室內環境設計的這種對理性化的反駁也是情理中事。

二、“人性化”設計之域——四個維度

設計師通過對醫院建筑室內環境的設計形式和功能等方面的“人性化”因素的注入,賦予其以“人性化”的品格,使其具有情感、個性、情趣和生命。當然這種品格是不可測量和虛化的,而是靠人的心靈去感受和體驗的。設計人性化的表達方式就在于以有形的“物質態”去反映和承載無形的“精神態”。

一般而言,醫院建筑室內環境“人性化”設計,應該把握醫院室內環境中以下四個維度:整體環境場所——把握醫院室內整體環境設計;使用者群體——病人及其親友和醫護人員;行為現象——病人的求醫行為以及醫護人員的工作行為;環境互動——隨著時間的推移醫院環境與使用者行為的相互作用關系。這些共同構成了當代醫院建筑室內環境“人性化”設計研究的四個維度。而在具體的設計過程中,應該涉及到以下幾方面的“人性關懷”:

1.從門診病人的心理特征出發,進行“人性化”環境的設計

門診空間的設計應該從凈化門診大廳、改善候診環境、合理布置科室、理順就診流線等方面著手。為了滿足病人的心理需求,對門診大廳進行“人性化”的設計,門診大廳內的科室分布圖要清晰明確,且應附設各科導診員,大廳內樓、電梯位置應明顯醒目,有條件還可布置些花草盆景,設置水池噴泉等,給人以親切溫馨之感。此外應精心設計等候空間中的人工景觀環境與自然景觀環境,這樣的就診環境氣氛能使病人情緒穩定,安心等候,減少其孤獨感,并可以避免其產生焦燥不安情緒,獲得良好的心理感受。門診空間應盡可能開敞明亮、環境清潔、舒適宜人,有一定的視覺焦點,盡可能地創造多層次的交流空間。

2.從住院病人的心理特征出發,進行“人性化”環境的設計。

病房是病人接受治療、生活、康復的空間,病房的設計必須達到減少病人的痛苦和反感,喚起病人內心的快感和對生活樂趣這一目的。對病房室內環境進行“人性化”的設計,可以縮短患者從家庭到醫院之間的心理距離,減少環境的陌生感,病人有需要被認識、被尊重的心理需求。他們希望有一定的私密性空間,有受到尊重的感覺,還希望環境氣氛安寧靜謚、清潔、一塵不染、增進安全感。在進行設計時,病房樓中應避免過于單一的環境,滿足病人交往、娛樂與消遣的需要。此外要有可供漫步的趣味空間,病房外應有吸引人的去處,以鼓勵病人下床活動。病房與衛生間及淋浴設施聯系方便,較易對燈光、電視等設備進行控制,可方便使用電話,護士可隨叫隨到。有存放個人物品的地方,有接待來訪者的地方,空間明確,病房應設置于最好朝向,均設置衛生間與陽臺,外陽臺應充分引入陽光、綠化,應盡可能減少空調使用時間。房間不僅應能夠獲取良好的自然采光和照明,更應盡力使病人看到窗外景致,宜人的環境極有益于病人身心健康。

此外,病人的色彩心理是豐富而變化的,冷漠單一的色彩統治醫院的局面應該被打破,病房推薦分區配色,依據各單元的病人而定,利用色彩的潛在作用,使病人盡快地適應醫院的環境。

3.從醫護工作人員的心理特征出發,進行“人性化”環境的設計。

護士站是病房樓中非常重要的工作場所。護士站宜接近病房,形式開敞,位置有利于監護病人。其空間色彩應柔和、協調,有利于工作情緒穩定,減少不安和疲勞。其次應有一定的休息、交流與娛樂空間和適當的休息空間。工作場所則應有一定的私密性,避免令人厭煩的擁擠和嘈雜。總之護土站、走廊等處均需細心處理,以激發醫護人員良好的工作心理。

手術部是醫院重要的技術用房,設計時墻壁和頂棚應便于清掃、防積塵;踢腳板應與墻面平,凸出墻面容易積灰。裝飾材料應使用無毒、無味、防霉防塵、宜清洗的材料。對醫護人員工作空間中的裝修、家具、飾物、設施等色彩上進行有效的設計搭配,可以為他們創造一種自然親切、寧靜舒暢的空間環境,有助于減緩工作強度引起的煩躁,提高其工作效率。

4.從探診者的心理特征出發,進行“人性化”環境的設計。

探診者要求空間導向明確,環境設有等候休息空間,與病人談話有一定的私密性保障、可方便使用電話;環境設有餐飲設施,有空間可供停留,以方便晝夜陪伴病人。重視和加強交往環境設計是現代醫院室內環境設計中的一項重要內容,交往在心理治療方面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積極交往是康復的必要條件。探診者與病人的交往共享空間應該冬暖夏涼、四季如春、動靜相宜、分合隨意,探休共用。

醫院建筑室內環境對病人有著特殊的生理和心理治療作用,這就要求設計人性化,以期創造出寧靜、舒適、熱烈歡愉的空間,來淡化嚴峻冷漠的傳統醫院形象,醫院不再是容納病人的機器,而是接待病人的用房。我們理應重視醫院建筑環境與病人的情感交流,以圖達到“以情動人”的療效,縮短病人從家庭到醫院的心理距離。新一代的醫院應該將現代醫療和相關的服務組合在一個充滿活力、舒適宜人的公共環境中。可以將一個醫院演變為一個社區,這里人們可以很容易地相互交流,打破傳統醫院建筑室內空間中,不同部門相互分隔互不相見的設計原則。公共休息空間和咖啡廳、商店在視覺上有直接視覺聯系,而與醫院內部交通又明確分開。

將中庭或步行街的空間概念和合適的商業門類,如禮品店、咖啡座、快餐店等引入了醫院設計中。一個情感健康的康復環境,體現對病人,醫護人員及來訪者的同等關懷。在這樣的環境中,醫護人員、病人、病人家屬及貨運等各功能流線均應相對獨立、互不干擾,潔污明確分流,快捷便利。

編語

疾病與人的心理狀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良好的醫院室內環境有助于消除病人的心理壓力、改善心境、增強肌體的抗病能力,得到早日康復。醫院建筑室內空間環境設計的好壞,也直接影響著醫院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隨著綜合考慮病人心理,行為等多方面因素的“綜合醫療”法逐漸成為21世紀的醫療趨勢,醫院建筑室內環境“人性化”設計將越來越成為人們關注的研究課題之一。


首頁      我們的項目      我們的業務      加入我們
©2016 Original 版權所有
海南飞鱼彩票走势图 qq游戏麻雀 排列五开奖结果5 股份公司注册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11选5开奖结果走 有100万闲钱怎样理财 今天甘肃快三遗漏推荐号码 德国赛车网 临高常来麻将 下载北京快3计划软件 上海11选5缩水软件 3d开机号牛彩网 三羊配资 吉林快三官网走势图 欢乐彩票官网客服电话 老快3数据遗漏